首頁> 政治 > 章太炎的政治瘋病

章太炎的政治瘋病

  • 記者:本人
  • 來源:www.sohu.com
  • 日期:2018-02-11 18:00
 

●原創投稿請至:historymook@sina.com

章太炎現在的名頭,是國學大師,但是,在清末民初他名聲最大的那些年,他是革命家,政治家。只是他這個政治家,卻是從故紙堆里硬爬出來做的,趕寸了,有聲有色,趕不到點上,就一塌糊塗。他的學生說過,老師是學者,談起學問,昏昏欲睡,談起政治卻眉飛色舞。只是眉飛色舞之際,往往帶着任性,有時候任得讓同志啼笑皆非,有的時候,令敵手啼笑皆非。

章太炎是同盟會早期的骨幹,在東京辦民報的時候,很是打了些大仗,若沒有他一支罵人罵得酣暢淋漓的筆,革命黨人的聲勢,早就被梁啟超們壓下去了。然而,很快,章太炎就跟孫中山鬧翻了,不是同志之間的那種爭吵,而是公開的翻臉。在民國的最初歲月里,政黨分分合合,章太炎雖然都是熱心分子,但卻一直站在先是同盟會,後為國民黨的對立面。他厭惡孫中山,對黃興不感興趣,甚至跟原來光復會的同志也貌合神離,倒是對那個被造反的新軍士兵從床底下拖出來的黎元洪,有着絕大的熱情,連續絃找老婆,也非湖北人不娶。所以,在袁世凱壓迫國民黨的時候,章太炎和他身屬的共和黨,如果不是幫凶的話,也是袖手旁觀的。可是,當袁世凱如願地當上了正式大總統,不再需要國會這個選舉機器了之後,借追繳國民黨議員的證書,實際上把個國會廢了(夠不成半數,無法開會),到這時,醉心於議會政治的梁啟超和章太炎等人才如夢方醒,但是木已成舟,悔之莫及。

不過,章太炎不是梁啟超,不可能這麼輕易地善罷甘休。他要“為中夏留一線光明”,“挽此危局”(章給弟子和夫人的信),於是新婚不久的他,毅然離開了自己的溫柔鄉,北上北京,找袁世凱算賬來了(時1913年12月)。於是出現了他的學生魯迅描繪的一幕:以大勳章為扇墜,大鬧總統府。這是根據當時的《申報》(1914年1月14日)記載,章太炎手持團扇一柄,下系勳章,足踏破官靴,大嚷着要見總統,承宣官(傳達)擋駕,則“瘋言瘋語,大鬧不休”。另據官方記載,章太炎則不僅罵了人,還砸了傢具什物。

章太炎這樣使性子,袁世凱在難堪之餘,不肯再難堪,於是,對外宣稱,章太炎瘋了,被京城的憲兵頭子陸建章手下帶走,治病去也,實際上是被軟禁,開始了長達兩年多的囚禁生活。

章太炎之囚,錢到是隨便用,章夫人湯國梨也說,章太炎在被囚期間,每月的費用是500元(當時一個警察每月薪水4元左右,大學里最牛的教授,每月不過400元)。這一段,肯定是他一生中最闊氣的時光。

儘管待遇優厚,但囚禁畢竟是囚禁,這既是對章瘋子鬧事的一種懲罰,更是袁世凱對未來可能性的“不安定因素”的一種防範。當然,章太炎不可能痛快地就範,他必然要接着鬧事。在當時的條件下,寫文字不行,叫罵,袁世凱也聽不到,於是只好拿看押的警察開涮。章太炎是個窮書生,一輩子沒錢,生活極其簡樸,可是他在軟禁期間,居然一口氣雇了十幾個廚子和僕人(他當然知道這些僕人都是警察改扮的),而且,大擺其老爺的譜,強迫這些人稱呼他為“大人”,他的客人來了,要稱呼為老爺,見面要垂手低頭,每逢初一十五還要向他磕頭,犯了錯,還要罰跪罰錢。為了將這種羞辱落實到位,他甚至強迫這些僕人(警察密探)照這些條件跟他具結,簽字畫押,害得我們的警察老爺,個個像是簽了賣身契。

涮警察密探,解氣雖是解氣,但畢竟傷不到袁世凱,甚至連陸建章、朱啟鈐也碰不着,被關着做大人老爺,雖然耳邊聽取奉承一片,時間長了,也一樣氣悶,所以,章太炎又開始絕食。不過,章太炎雖然又瘋又倔,但此時的絕食,似乎卻並非真的以死抗爭。無非是藉此鬧出點動靜,製造一些不利於袁世凱的輿論,讓這個奸雄難堪。因此,章太炎的絕食,時斷時續,一年多下來,也沒有死掉,在不絕食,吃飯的時候,還堅持用銀餐具,說是防止袁世凱下毒。

我們知道,章太炎之囚,一直到袁世凱稱帝失敗、自己翹了辮子才告結束。這期間,雖然袁世凱少了若干公開罵街的聒噪(一個梁啟超已經夠受用的了),但章太炎也因此而洗白了自己,民初上當的經歷,不再有人提了,自家的形象,復歸到昔日的光輝,他的學生在總結他的歷史的時候,這段經歷,已經帶點傳奇色彩了。

【摘自《歷史的碎片:側擊辛亥》著/張鳴 當代中國出版社 張鳴博客】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• 記者:本人
  • 來源:www.sohu.com
  • 日期:2018-02-11 18:00
關鍵詞:章太炎,袁世凱,警察,梁啟超,老爺
 
為你推薦
 
相關新聞